香港lhc直播-香港lhc视频_官网-香港lhc平台
 +86-0000-96877
网站公告: 欢迎光临香港lhc平台网站!
香港lhc平台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lhc平台 >

广东11选5论语》中的格言警句

更新时间:2018-03-03

  《论语》中的格言警句_公务员考试_资格考试/认证_教育专区。《论语》中的格言警句 【学而篇一 】 子曰: 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悦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(le )乎?人不 知而不愠(yun) ,不亦君子乎?” 孔子说:学了知识,再对所学咀嚼品味,不也是一种享受吗

  《论语》中的格言警句 【学而篇一 】 子曰: 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悦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(le )乎?人不 知而不愠(yun) ,不亦君子乎?” 孔子说:学了知识,再对所学咀嚼品味,不也是一种享受吗?有志同 道合的人远道而来,不也令人高兴吗?人家不了解我,我却不怨恨, 不也是君子吗? 子曰: “巧言令(讨好别人的表情)色,鲜(少)矣仁。 ” 孔子说:花言巧语,伪善的面貌,这种人,这样的人很少有仁德的。 曾子曰:吾日三省( xing )乎吾身。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 不信乎?传不习乎? 曾子说:我每天多次自我反省:替别人办事是否尽心竭力了呢?同朋 友往来是否诚实呢?老师传授我的学业是不是温习了呢? 子曰:君子食无求饱,居无求安。敏于事而慎于言,就有道(德高道 深者)而正焉。可谓好学也已。 孔子说:君子,吃食不要求饱足,居住不要求舒适,对日常事务处理 勤勉快捷, 说话却谨慎, 且经常向高人请教, 这样, 可以说是好学了。 子曰: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。 孔子说:不要总担心别人不了解自己,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去读懂 别人。 【为政篇二】 子曰: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 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。 孔子说:我十五岁,立志读书做学问,三十岁,感觉有所建树,四十 岁,感觉大彻大悟。五十岁时,懂得更多(甚至彻悟天地自然) ;到 六十岁,更是明白通达,一切都了然于胸了。到了七十岁,能高度自 律,随心所欲,而不出差错了。 子曰: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。 孔子说:在温习旧知识时,能有新体会,新发现,就可以做老师了。 子曰:学而不思则罔(wang,迷惑) ,思而不学则殆(dai,危险) 。 孔子说:读书学习不加思考,必然为许多问题困惑;反过来只是思考 而不与读书结合这样的思考将一无所获,因此,十分危险有害。 子曰:由(孔子的学生,姓仲,名由,字子路) ,诲(教诲、教导) 汝知之乎!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 孔子说:由,教给你的是不是记住了!知道就是知道,不知道就是不 知道,这样的人才是聪明人。 (读书做学问可来不得半点虚假) 哀公问曰: “何为则民服?”孔子对曰: “举直(正直)错(同措,放 置,安排)诸枉(邪恶的,不正直的) ,则民服;举枉错诸直,则民 不服。 ” 鲁哀公问道:怎么做才能让老百姓服从呢?孔子答道:选拔正直人, 让他们管理邪恶之人, 百姓就会服从了; 若是让邪恶之人为所欲为邪, 正直人反倒受排挤打压,百姓就不会服从。 子曰: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大车无倪(ni,车辕前与横木相接的 关键处)小车无軏(yue,古代小车车辕前与横木相接的关键处)其 何以行之哉! 孔子说:一个人如果不诚实守信,这样的人真不知会是什么结果。就 好比譬如大车子没有安横木的倪,小车没有安横木的軏,这车怎么开 呀?! (八佾篇三) 孔子谓季氏: “八佾(yi,古代奏乐舞蹈的行列。一佾为八人)舞于 庭,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! ” 孔子谈论到季氏,说: “他在庭院里居然越级用了八佾乐舞,如果这 种事可以容忍的话,那还有什么事不可以容忍呢?” (礼、乐等级化 制度化,所以孔子有如此一说) 子谓韶: “尽美矣,又尽善也。 ”谓武: “尽美矣,未尽善也。 ” 孔子谈到 《韶》 这一乐曲时说: “音律很美, 内容也很好。 ” 在谈到 《武》 这一乐曲时说: “音律很美,内容不那么好。 ” (尽善尽美由此而来) 里仁篇四) 子曰: “朝闻道(道的意义很抽象,孔子所赞成所肯定的一切即所言 之道) ,夕死可矣。 ” 孔子说: “早上知道了真理,晚上就死去,也是可以的。 ” (人活着首 要的就是明白世间至真至善之理,明白了一个“理”字,就算没有白 活) 子曰: “君子怀德(品性、道德、操守) ,小人怀土。君子怀刑(刑律、 管理制度) ,小人怀惠(利益、实惠) 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关心的是道德教化,小人关心的是土地田亩;君子关 心的是法度政策,小人关心的是实惠利益。 ” (君子关心的是国家社会 制度层面和精神层面的相关事情, 小人关心的是实际生活与物质利益 相关的事情) 子曰: “君子喻(明白、懂得)于义(道义、礼义) ,小人喻于利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懂得道义,小人之知道私利。广东11选5 ” 子曰: “见贤思齐(与之齐)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(自我反省)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看到有贤德的人就向他学习,看到不贤的人,就应该自我 反省。 ” (以人为镜,别人的长处和优点能照出自己的缺点和弱点,别 人的缺点弱点也能提醒自己,让自己有一个改正的方向) 子曰: “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 ” 孔子说: “父母在世,不要远离家乡去游学。如果一定需要出游,就 要有确定的地方。 ” (这是对孝的具体化要求,子女随时都有行孝的义 务,所以不能远游,所以必须游必有方。 ) 子曰: “君子欲讷(ne,迟钝)于言,而敏于行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说话要谨慎,行动要敏捷。 ” (君子重在行而不在言, 行远比言重要) 【公冶长篇五】 宰予旦寝,子曰: “朽木,不可雕也,粪土之墙,不可圬(wu,泥瓦 工抹墙的抹子, 这里是涂抹和粉刷的意思) 也。 于予与何诛?” 子曰: “始吾于人也,听其言而信其行,今吾于人也,听其言而观其行。于 予与改是。 ” 宰予白天睡觉, 。孔子说: “腐朽的木头是无法雕刻的,粪土一样的墙 壁是无法粉刷的。对于宰予这样的人,我何必要责备呢?”孔子说: “原来,我对于人,听了他说的话,就相信他的行动,现在,我对于 人, 听了他的话还要观察他的行动。 从宰予这件事后, 我有所改变了。 子贡问曰: “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?”子曰: “敏而好学,不耻下问, 是以谓之文也。 ” 子贡问道: “孔文子的谥(是,谥号)号为什么称为文呢?孔子回答 说, : “他聪明而又好学,不把向不如自己的人学习当耻辱,所以给他 “文”的谥号。 ” 【雍也篇六】 哀公问: “弟子孰为好学?”孔子对曰: “有颜回者好学,不迁怒,不 贰过,不幸短命死矣!今也则亡(无) ,未闻好学者也。 ” 哀公问: 你的学生中, 哪个好学?孔子答道: 有一个叫颜回的人好学, 不迁怒于人,也不会犯同样的过失。不幸短命死了,现在再没有这样 的人了,再也没有听过好学的人了。 子曰: “贤哉回(颜回)也!一箪(dan,古代盛饭用的圆形竹器)食, 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贤哉,回也! ” 孔子说: “颜回是多么有贤德呀!一竹筒饭,一葫芦瓢水,住在简陋 的小巷子里,别人都忍受不了这种困苦忧愁,颜回却不改变自认为的 快乐。颜回是多么有贤德呀! ” (生活简单化,精神贵族化,在树的世 界里寻找幸福和快乐,就是孔子所谓之贤德。 ) 子曰: “质(内容,内在,本质)胜文(形式,外表,外在)则野, 文胜质则史(古代掌管文书的人,这里是虚浮无诚的意思) ,文质彬 彬(配合恰当) ,然后君子 孔子说: “质朴超过文采,就有点粗野,文采超过质朴,就有点虚浮。 只有文和质比例协调,才能成为君子。 ” (为文如此,做人亦如此。外 表和内在、形式和内容相吻合才是值得称道的。 ) 子曰: 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。 ” 孔子说: “ (对于学问)懂得它的人不如喜好它的人,喜好它的人不如 以从事它为快乐的人。 ” (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兴趣越浓,做学问当做得越好。 ) 子曰: “中人以上,可以语上也,中人以下,不可以语上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具有中等以上智力的人,可以讲授给他高深的学问,中等 以下智力的人,不可以讲授给他高深的学问。 ” (智力有高下之分,什 么样的对象,传授什么样的知识。对不同的听众,说话也当有别。 ) 子曰: “知者乐水,仁者乐山;知者动,仁者静;知者乐,仁者寿。 ” 孔子说: “有智慧的人喜爱水,有仁德的人喜爱山。有智慧的人活跃, 有仁德的人沉静。有智慧的人快乐,有仁德的人长寿。 ” (智者和仁者 是什么关系?智者不能仁?仁者不能智?智者和仁者有时可以相对 区别,有时怕是彼此交叉,所以孔子之说,绝不严密) 【述而篇七】 子曰: “默而识(zhi,记住)之,学而不厌,诲(教诲,教导)人不 倦,何有于我哉! ” 孔子说:把所见所闻默默地记在心里,努力学习而不厌弃,教导别人 而不疲倦,这些事情我做到了哪些呢? 子曰: “不愤(思考问题苦思冥想,仍然领会不了的样子)不启,不 悱(fei,想说而有说不出来的样子)不发,举一隅(yu,角)不以三 隅反,则不复也。 ” 孔子说:教导学生,不到他想求明白而不得的时候,不去开导他;不 到他想说出来却说不出来的时候, 不去启发他。 告诉他方形的一个角, 他不能由此推出另外三个角来,就不要再重复地教他了。 (此一句谈 得是教人的体会和方法。教育不是万能,教育有个对象问题,施教当 因人而教。 ) 子曰: “饭疏食,饮水,曲肱(gong,肩至肘)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 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 ” 孔子说:吃粗粮,喝冷水,弯着胳膊做枕头,也十分惬意和快乐啊。 干不正当的事而的得来的富贵,在我看来有如浮云一般。 (精神贵族 的独特生活方式与态度。安平乐道,不求富贵闻达)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,子路不对。子曰: “汝奚不曰:其为人也,发愤 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云尔。 ” 叶公向子路问孔子为人怎么样,子路不回答。孔子对子路道: “你为 什么不这样说:他这个人,读书能废寝忘食,心情愉快常感觉不到忧 愁,在他的世界了,时光是不流逝的,他丝毫感觉不到衰老会悄然到 来,你这样说不就行了。 ” 子曰: 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 ” 孔子说:几个人一起走路,其中便一定有可以为我所取法的人;我选 择那些优点学习,看出那些缺点而改正。 (人各有长,人各有短,扬 人所长避人所短,却能如此,我们能不优秀) 子曰: 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(忧愁貌) 。 ” 孔子说:君子心地平坦宽广,小人却经常局促忧愁。 (心底无私天地 宽,心底有私烦恼多) 【泰伯篇八】 曾子有疾,孟敬子问之,曾子言曰: “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,人之将 死,其言也善。君子所贵乎道者三:动容貌,斯远暴慢矣;正颜色, 斯近信矣;出辞气,斯远鄙悖矣。笾豆之事,则有司存。 ” 曾子曰: “可以托六尺之孤,可以寄百里之命,临大节而不可夺也, 君子人与?君子人也。 ” 曾子说: “可以把年幼的孤儿托付给他,可以把国家的命运委托给他, 面临重大考验而其气节不改, 这样的人是君子吗?这样的人称得上君 子了。 ” 曾子曰: “士不可以不弘(hong,开阔;毅,刚毅,坚强)毅,任重 而道远。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” 曾子说: “士,不可以不心胸开阔,意志坚强,因为他责任重大,要 走的路很远。他把实现仁看作自己的任务,这担子不是很重吗?他要 为之奋斗终生,不是很遥远吗? 子曰: “笃信好学,守死善道(治国与做人的原则) 。危邦不入,乱邦 不居,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。邦有道,贫且贱焉,耻也。邦无道, 富且贵焉,耻也 孔子说: “坚定信念,努力学习,坚守做人的原则毫不动摇。不要到 不安定的国家去冒险,不要到有战乱的国家去淌浑水。天下太平就积 极从政,展示自己的能力才华; ,天下不太平就蛰伏归隐。国家安定 有序是,你自己落得贫贱,这是很羞耻的;国家混乱无序,你却大富 大贵,这也是很羞耻的事。 子曰: 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 ” 孔子说: “不在某个职位上,就不要考虑某方面的政事。 ” 【子罕篇九】 子欲居九夷。或曰: “陋,如之何?”子曰: “君子居之,何陋之有?” 孔子想搬到九夷去居住。 有人说, “那地方太穷太落后, 到哪儿干嘛?” 孔子说: “君子到那儿居住, (他们又不是奢侈之人)在乎什么贫穷和 落后呢?” 子在川(河边上)上曰: 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 ” 孔子站在河边上说: “流逝的光阴就像这河里的水一样,昼夜流个不 停啊。 ” 子曰: “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我还从没见过人们像追求美色那样追求道德的完美呀。 ” 子曰: “后生可畏。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?四十五十而无闻焉,斯亦 不足畏也已。 ” 孔子说: “年轻人是应该敬畏的。你怎么能断定年轻一代不如现在的 人?如果到了四十岁和五十岁还无所闻达, 这些人就没有什么可敬畏 的了。 子曰: “主忠信,毋友不如己者,过则勿惮(dan,害怕)改。 ” 孔子说: “做人首要的是忠诚守信,不要和道德品质上比自己车的人 交朋友。如果有了过错,就不要怕改正。 子曰: “三军可夺帅也,匹夫不可夺志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一国军队的主帅是可以更换的,但一个普通人的志向却是 轻易改变的。 (强调志不可变, 不可改。 人改其志, 会导致什么结果?) 子曰: “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天气越是寒冷,我们越能清楚地知道松树柏树抗寒的可贵 品质。 (松树柏树不会因寒冷而凋谢,说后凋是极赞它们的抗寒品质) 子曰: 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。 ” 孔子说: “智慧聪明的人因其思维能力超强,所以少有困惑不解的; 德高望重之人因其心胸豁达,所以少有忧愁和烦恼;勇敢彪悍之人因 其胆大力壮,所以少有畏惧胆怯。 (先进篇十一) 季路问事鬼神。子曰: “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” “敢问死?”曰: “未 知生,焉知死?” 季路问怎样侍奉鬼神?孔子说: “没能侍奉好人, 怎么能服侍鬼神呢? “季路有说: “那死是怎么回事?” ,孔子说: “不能悟透生的道理, 怎么能悟得透死的道理呢?(生与死是彼此关联的两个概念。孔子这 段话表达了重生轻死的基本人生态度) 子贡问: “师(子张 )与商(子夏 )也孰贤?”子曰: “师也过,商 也不及。 ”曰: “然则师愈与?”子曰: “过犹不及。 ” 子贡问孔子: “子张与子夏那个做得好些?孔子说: “子张做得过了些, 子夏有做的欠缺了点。 ”子贡说: “那你是说子张比子夏做得好?”孔 子说: “做得过头和做得不够都是不完美的。 ” (颜渊篇十二) 颜渊问仁。子曰: “克己复礼为仁。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。为 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”颜渊曰: “请问其目。 ”子曰: “非礼勿视, 非礼勿听, 非礼勿言, 非礼勿动。 ” 颜渊曰: “回虽不敏, 请事斯语矣。 ” 颜渊问孔子什么是仁。孔子说: “克制自己,使言行都符合礼的标准, 这就是仁。一旦这样做了,天下的人就会赞许你是仁人。实践仁德在 自己,难道还靠别人吗?颜渊说: ”请说说实践仁德的要点。孔子说: “不合礼的事不看,不合礼的事不听,不合理的事不说,不合礼的事 不做。 ” 仲弓问仁。子曰: “出门如见大宾,使民如承大祭,己所不欲,勿施 于人,在邦无怨,在家无怨。 ”仲弓曰: “雍虽不敏,请事斯语矣。 ” (此处仁者的举止行为要谨慎规范。不要随意和有破绽。严于律己, 不要强人所难,这样你就不至于招人怨恨。 ) 仲弓问孔子什么是仁。孔子说: “出门做事如同接待贵宾一样,役使 百姓如同承奉重大祭祀一样。自己不喜欢的事,不可强加于人, 。在 邦国和在卿大夫家做事, 让他们没有怨恨。 ” 仲弓说: “我虽然不聪敏, 但一定会按照你的话去做。 ” 司马牛问仁。子曰: “仁者,其言也訒(ren,言语不通畅) 。 ”曰: “其 言也訒,斯谓之仁已乎?”子曰: “为之难,言之得无訒乎?” 司马牛问什么是仁。孔子说: “有仁德的人说话总是十分谨慎。 。 ”司 马牛说: “说话谨慎, 这就可称为仁德吗?” 孔子说: “要做的事很难, 非一蹴而就,说话时能不谨慎吗? 司马牛忧曰: “人皆有兄弟,吾独亡(无) 。 ”子夏曰: “商闻之矣,死 生有命,富贵在天。君子敬而无失,与人恭而有礼,四海之内,皆兄 弟也。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?” 司马牛样子忧愁地说: “别人都有兄弟,独独我没有。 ”子夏说: “我 听说,人的死生都是由命运决定的,富贵则是由上天决定的。 (而非 人力所为,人所能做的就是管住自己的行为) 如果我们敬重他人没有过失,与人相处恭敬有礼貌,所有的人,都如 同你的手足兄弟。你还担心没有兄弟? 子贡问政,子曰: “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。 ”子贡曰: “必不得已而 去,于斯三者何先?”曰: “去食。自古皆有死,民无信不立。 ” 子贡问如何治理国家。孔子说: “粮食充足,军备充足,老百姓信任 国家。 ”子贡说: “如果迫不得已要去掉一项,这三项中先去掉那一 项?”孔子说: “那就去掉军备。 ”子贡说,如果要再去掉一项,剩余 两项去掉何者?孔子说: “那就去掉粮食吧。自古以来人都免不了要 死,如果百姓对国家失去了信任,那国家就失去了存在的根本。 ” 棘子成曰: “君子质而已矣,何以文为?”子贡曰: “惜乎,夫子之说 君子也!驷不及舌。文犹质也,质犹文也,虎豹之鞟,犹犬羊之鞟 (kuo)。 ” 棘子成说: “君子重在德性品质,为什么还要强调形式和外表?!可 惜呀,你这样理解君子! 你出言之谬真快呀。文依附于质和质一样,质依附于文和文一样,两 者如何分得开呢。就如虎豹与犬羊,去掉了形式和外表,他们不就很 难区分了吗? 哀公问于有曰: “年饥,用不足,如之何?”有若对曰: “合彻乎?” 曰: “二, 吾犹不足, 如之何其彻也?” 对曰: “百姓足, 君孰与不足? 百姓不足,君孰与足?” 鲁公问有若说: “年成不好,国家的财政费用严重不足,怎么办?” 有若回答说: “为什么不实行原来十分抽一的税率呢?”鲁哀公说: “十分抽二,费用尚且不足,怎么能实行十分抽一得税率呢?”有若 说: “如果老百姓的用度足,你怎么会不足呢?如果老百姓的用度不 足,你又怎么会足呢?” 齐景公问政于孔子。孔子对曰: “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。 ”公曰: “善哉!信如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,虽有粟,吾得而食 诸?” (要有等级身份概念) 齐景公问如何治理国家。孔子说: “国君的要像个国君,做大臣的要 像个大臣,做父亲的要像个父亲,做儿子的要像个儿子。 ”齐景公说: “这话说得好啊!如果国君不像个国君,大臣不像大臣,父亲不像父 亲,儿子不像儿子,虽然有粮食,我能吃得上吗? 子曰: “君子成人之美,不成人之恶。小人反是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成全别人的好事,不促成逼人的坏事。小人则恰恰相 反。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: “如杀无道,以就有道,何如?”孔子对曰: “子为政,焉用杀。子欲善,而民善矣。君子之德风,小人之德草, 草上之风,必偃(yan,倒。 ) 季康子问孔子如何治理国家。说: “如果杀掉无道的人,接近有道的 人,怎么样?”孔子回答说: “你治理国家,哪里用得了杀人?你率 先为善, 老百姓就会从善如流。 如果把君子的到的风范比作风, 那么, 老百姓的德性风范就好比草。风吹草,草倒下是必然结果。 曾子曰: “君子以文会友,以友辅仁。 ” 曾子说: “君子用文章学问来结交朋友,用朋友的帮助来培养仁德。 (子路篇十三) 子路曰: “卫君待子而为政,子将奚先?”子曰: “必也正名乎。 ”子 路曰: “有是哉,子之迂也。奚其正?”子曰: “野哉由也。君子于其 所不知,盖阙如(que,存疑)也。名不正则言不顺,言不顺,则事 成,事成则礼乐不兴,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,刑罚不中,则民无所措 手足。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,言之必可行也。君子于其言,无所苟而 已矣。 ” 子路对孔子说: “如果魏国的国君要您去帮他治理国家,您将先做什 么?”孔子说: “我先正名分。 ”子路说: “有这样做的吗?您太迂了 吧?为什么正名分?”孔子说: “仲由真是太粗野了。君子对自己不 懂得事,总该抱存疑的态度吧。如果名分不正,那么你说的话就缺乏 合理性;你的话缺乏合理性,事情就办不成;事情办不成,国家的礼 仪制度就兴建不起来;礼乐制度兴建不起来,刑罚的执行就会失当; 刑罚执行不当,老百姓就会手足无措。所以,君子确定名分必须有说 得清楚的道理,说了的话一定要行得通。君子对自己所说的话,只是 不随便对待而已。 ” 樊迟请学稼,子曰: “吾不如老农。 ”请学为圃,曰: “吾不如老圃。 ” 樊迟出,子曰: “小人哉,樊须也。上好礼,则民莫敢不敬;上好义, 则民莫敢不服;上好信,则民莫敢不用情。夫如是,则四方之民,襁 负其子而至矣。焉用稼?” 樊迟向孔子请教种庄稼的知识。孔子说: “我种田不如老农。 ”樊迟有 请教种菜的知识。孔子说: “种菜我比不上菜农。 ”樊迟出去后,孔子 说: “樊迟是个小人。朝廷重视礼,百姓就不敢不尊敬,朝廷重视义, 百姓就不敢不服从,朝廷重视信用,百姓就不敢不说出真实的情况。 如果能做到这样,四面八方的老百姓就会背着小孩来投奔,为政者哪 里用得着自己去种庄稼呢?! ” 子曰: 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。 ” 孔子说: “自己的品行端正,就是不发命令,老百姓也会行动起来。 自己的品行不端,虽然有严令,老百姓也不会服从。 ” 定公问: “一言而可以兴邦,有诸?”孔子对曰: “言不可以若是其几 也。人之言曰:为君难,为臣不易。如知为君之难也,不几乎一言而 兴邦乎?”曰: “一言而丧邦,有诸?”孔子对曰: “言不可以若是其 几也。人之言曰:予无乐乎为君,唯其言而莫予违也。如其善而莫之 违也,不亦善乎?如不善而莫之违也,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 子夏为苣(ju)父宰。问政,子曰:无欲速,无见小利,欲速则不达,见 小利则大事不成。 ” 子夏去莒父(疽 )做行政长官,问孔子怎样处理政事。孔子说: “不 要图快,不要贪小利。图快反而达不到目的,贪小利则办不成大事。 ” 子贡问曰: “何如斯可谓之士矣?”子曰: “行己有耻,使于四方,不 辱君命,可谓士矣。 ”曰: “敢问其次。 ”曰: “宗族称孝焉,乡党称悌 焉。 ”曰: “敢问其次。 ”曰: “言必信,行必果,胫胫然小人哉,抑亦 可以为次矣。 ”曰: “今之从政者何如?”子曰: “噫!斗屑之人,何 足算也。 ” 子曰: “君子易事而难说也。说之不以其道,不说也;及其使人也, 器之。小人难事而易说也。说之虽不以道,说之;及其使人也,求备 焉。 ” 子曰: “君子泰而不骄,小人骄而不泰。 ” (宪问篇十四) 子曰: “有德者必有言,有言者不必有德;仁者必有勇,勇者不必有 仁。 ” 孔子说: “有道德的人一定能说出有道理的话,但是能说出有道理话 的人, 不一定有道德。 仁人必定勇敢, 但是勇敢的人, 不一定就仁德。 子曰: “贫而无怨难,富而无骄易。 ” 孔子说: “贫穷而没有怨恨是很难做到的,富裕而不骄傲是不容易做 到的。 ” 子曰: 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 ”曾子曰: “君子思不出其位。 “ 孔子说: “不在那个职位,就不要过问那方面的政事。 。 “曾子说: “君 子思考问题不超出自己的职位范围。 子曰: “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认为说得多做得少是耻辱的。 ” 子曰: “君子道者三,我无能焉。仁者不忧,知者不惑,勇者不惧。 ” 子贡曰: “夫子自道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之道有三个方面,我都没有做到。仁德的人不忧虑, 智慧的人不迷惑,勇敢的人不惧怕。 ”子贡说: “这几句话正是老师自 谦罢了。 ” 子曰: “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其不能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不担心别人不知道自己的本领,值得担心的是是自己没有 本领。 ” 子曰: “上好礼,则民易使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执政者一切依照礼制,那么老百姓就好管理了。 ” (卫灵公篇十五) 在陈绝粮,从者病,莫能兴。子路愠(yun,发恼)见曰: “君子亦有 穷乎?”子曰: “君子固穷,小人穷斯滥(越轨,胡作非为)矣。 ” 孔子在陈国断了粮食,跟随他的学生都饿病了,爬不起来。子路满脸 不高兴地来见孔子说: “君子也有穷困的时候?”孔子说: “君子能安 手贫困,小人穷困时就会胡作非为。 ” 子曰: “可与言而不与之言,失人;不可与言而与之言,失言。知者 不失人,亦不失言。 ” 孔子说: “可以和人说的话而不说,造成人为的隔阂,就是去了朋友; 不能和人说的话与人说了, 这就是言有所失。 聪明人能做到该说的说, 不该说的不说。 子曰: “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 ” 孔子说: “绝对不会因苟且偷生而做出损害仁义道德的事,二是宁肯 牺牲自己以实行仁义道德。 子贡问为仁。子曰: 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居是邦也,事其大 夫之贤者,友其士之仁者。 ” 子贡问如何实行仁德。孔子说: “做工的人想把活干的漂亮,必须先 把工具弄锋利。居住在一个国家,就要追随这个国家的贤大夫,和这 个国家啊的仁德之士有好相处。 (他们是国之利器呀。 ) 子曰: 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 ” 孔子说: “人如果没有长远的考虑,一定会有近在眼前的忧患。 ” 子曰: “已矣乎!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人性的弱点真可怕呀,我还从没见过有人像喜欢美色那样 喜欢美德。 ” 子曰: “君子求诸己,小人求诸人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一切靠自己,小人则习惯依赖别人。 子曰: “君子矜而不争,群而不党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矜持庄重不与别人争执,与人合群而不结党营私。 ” 子曰: “君子不以言举人,不以人废言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不因某人说了什么话而举荐他,也不因为不喜欢某人 而推翻他说的话。 (理性对待其言其人。 ) 子贡问曰: “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?”子曰: “其恕乎!己所不 欲,勿施于人。 ” 子贡问: “有一个字是终身都要奉行的吗?“孔子说: ”那大概就是恕 吧!(宽恕、宽容),自己不愿做的事,就不要强加给别人。 子曰: “巧言乱德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 ” 孔子说: “花言巧语会败坏道德。在小事情上不能忍耐,就会坏了大 事。 ” 子曰: 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 ” 孔子说: “人能够弘扬道,不是道能弘扬人。 ” (道为人所造,也必须 由人来弘扬。 ) 子曰: “过而不改,是谓过矣。 ” 孔子说: “有了过错不改正,这过错就是真的过错了。 ” 子曰: “吾尝终日不食,终夜不寝,以思,无益,不如学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我曾整天不吃东西,整夜不睡觉,用以思考,一点收获也 没有。冥思苦想,不如老老实实地学点什么。 (学与思彼此联系,但 又有区别) 子曰: “君子谋道不谋食。耕者,馁在其中矣;学也,禄在其中矣。 君子忧道不忧贫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用心谋求道,而不谋求食物。努力耕种的人,也免不 了挨饿;学得经世致用的学问,则可得到官府的俸禄。君子只考虑能 否得道,而不担心贫穷。 子曰: “当仁不让于师。 ” 孔子说: “面对合乎仁义之事,就是老师,也不必谦让。 ” 子曰:有教无类。 孔子说: “无论哪一类人,都要给他以教育。 ” 子曰: 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 ” (季氏篇十六) 孔子曰: “求,君子疾夫舍曰欲之,而必为之辞。丘也,闻有国有家 者,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贫而患不安,盖均无贫,和无寡,安无倾。 夫如是,故远人不服,则修文德以来之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今由与求 也,相夫子,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,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,而谋动 干戈于邦内,吾恐季孙之忧,不在颛(专, )臾,而在萧墙(萧蔷, 宫殿当门的小墙。萧通肃,古代臣子晋见国君,至此肃然起敬)之内 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冉求!君子最讨厌不说出自己的欲望, 而偏要另找借口的人。 我听说对于有国和有家的诸侯,大夫,不愁贫穷,而是发愁财富分配 不均,不愁人民太少,而愁境内不安。如果财富分配均匀,就没有贫 穷了;境内和平了,就不会感到人少;社会安定了,国家就没有倾覆 的危险。如果这样,远方的人还不归服,再以文化道德招来他们。他 们既然来了,就要想办法安置他们。现在仲由和冉求辅佐季康子,远 方的人不肯归服,却不能招徕他们,国家分崩离析,却不能保全,反 而想在国内大动干戈, 我担心季氏的忧患不在颛臾, 而在自己的内部。 孔子曰: “益者三乐,损者三乐。乐节礼乐,乐道人之善,乐多贤友, 益矣。乐骄乐,乐佚(逸,闲逸 )游,乐宴乐,损矣。 ” 孔子说: “有益的喜好有三种,有害的喜好也有三种。喜欢调节适度 的礼乐,喜好讲别人的优点,喜好广交良友,是有益处的;喜好骄奢 放肆,喜好闲游浪荡,喜好过度的宴饮,是有害处的。 孔子曰: “伺于君子有三愆(签,过失 ) :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,言 及之而不言谓之隐,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(gu,盲人) 。 ” 孔子说: “侍奉君子容易有三种过失:不该说的时候,抢先说了,这 叫着急躁;到该说的时候,却不说,这叫着隐瞒;不察言观色,不管 该不该说,就乱说一通,这叫做没有眼色。 孔子曰: “君子有三戒:少之时,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壮也, 血气方刚,戒之在斗;及其老也,血气既衰,戒之在得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有三种事情应该警戒: “年轻的时候,血气不成熟,切 忌贪念女色,到了壮年时,血气正旺盛,切忌争强好斗;到年老时, 血气已经衰弱,切忌贪得无厌。 ” 孔子曰: “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小人不知天 命而不畏也,狎(xia,轻慢、不尊重 )大人,侮圣人之言。 ” 孔子说: “君子有三种畏惧:畏惧天命,畏惧地位高的人,畏惧圣人 之言。小人不懂天命,因而不知道畏惧,轻慢地位高的人,蔑视圣人 的话, ” 孔子曰: “生而知之者上也,学而知之者次也,困而学之,又其次也。 困而不学,民斯为下矣。 ” 孔子说: “生下来就知道的,是上等人,经过学习而知道的,比之次 一等;遇到困难才学习的,就再次一等了,而遇到困难也不学习的, 这样的人则是最下等的人了。 (阳货篇十七) 子曰: “性相近也,习相远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人的天性是十分接近的,后天受环境条件的影响形成的习 惯则相差很远很远。 ” 子曰: “唯上智与下愚不移。 ” 孔子说: “ (一切皆可变)只有聪明的上等人和愚笨的下等人是不可改 变的。 子曰: “小子,何莫学夫《诗》?《诗》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 可以怨。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。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 ” 孔子说: “学生们为什么不学习诗经呢?学习诗经,可以激发仁德意 志和感情,可以提高观察能力,可以培养合群性,可以抒发心中的怨 恨。近可以学到侍奉父母的道理,远可以学到侍奉君主的道理。还可 以多认识一些鸟兽草木的名称。 ” 子曰: “色厉而内荏,譬诸小人,其犹穿窬( )之盗也与?” 孔子说: “有的人外表严厉内心虚弱,如果用小人作比喻,大概就像 个挖洞爬墙的小偷吧。 ” 子曰: “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。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。 ” 孔子说: “只有女人和小人最难相处,亲近了,他们就会放肆无礼, 疏远了,他们就会怨恨。 ” (微子篇十八)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: “凤兮凤兮,何德之衰。往者不可谏,来者 犹可追。已而已而,今之从政者殆而。 ”孔子下,欲与之言,趋而避 之,不得与之言。 楚国的狂人接舆唱着歌从孔子的车前经过,他唱到: “凤凰呀凤凰呀, 你的德性为什么衰败了呢?过去的已不可挽回, 未来的还可以补救, 。 罢了罢了!现在当政的那些人太危险了! ”孔子下了车,想和他说话, 接舆躲开了他,孔子没有和他说成话。 (子张篇十九) 子夏曰: “君子有三变:望之俨然,即之也温,听其言也厉。 ” 子夏说: “君子的态度使人感到有三种变化:远看端庄威严,接近了 则温和可亲,听他说话则感到严厉。 子夏曰: “仕而优则学,学而优则仕。 ” 子夏说: “做官做得好了,有了余力就应该学习,学习好了就去做好 官。 ” (做好官得给自己充电,学而至优才有望做官。 ) 子贡曰: “纣之不善,不如是之甚也。是以君子恶居下流,天下之恶 皆归焉。 ” 子贡说: “殷纣王的劣迹并不像传说的那么厉害。所以君子对自己处 于下流的地位是很厌恶的,因为一旦处于下流地位,天下的一切坏事 都会加到你身上。 子贡曰: “君子之过也,如日月之食焉。过也,人皆见之;更也,人 皆仰之 子贡说: “君子的过错,就像日食和月食一样:有了过错,人人都能 看得见,改正过错时,人人都仰望着他。 (尧曰篇二十) 子曰: “不知命,无以为君子;不知礼,无以立也;不知言,无以知 人也。 ” 孔子说: “不懂天命,就不能做君子,不懂礼,就无法在社会上立足; 不能辨别言语的是非,就不能分清人的善恶。 ”

【返回列表】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香港lhc直播 招生简章 香港lhc视频 学员风采 香港lhc平台 在线报名 联系我们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玉石区88号    电话: 400-123-4567    传真: +86-123-4567    
Copyright © 2002-2017 香港lhc平台 |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:香港lhc平台 ICP备案编号: 粤ICP备158348823号